钱俶要知道儿子这下场,还纳土归宋?

 

死后,许多大臣认为他是奸臣,且有贪污行为,根据《谥法》“敏而好学称为文,贪而被撤职称为墨”这一条,请赠钱惟演谥号“文墨”。...





你准备先看哪篇热文:明朝那些事儿讲的历史是真的吗|?慕容复要恢复的大燕国有多奇葩|极简中国游牧民族史|古代一两银子值多少钱|国外历史书吹水的现象很严重|我们为什么要放弃永生

吴越王钱俶批的折子
01
公元978年,宋太宗太平兴国三年。

在皇城附近一个别墅的二楼里面,吴越王钱俶望着南方,仿佛望见了杭州自己的宫殿,愁眉不展。

来到东京汴梁城已经3个月了,宋太宗赵光义还是没有让自己归国的意思。

前几天,多年隐居华山的神仙——丁少微来到了开封,赵光义特意安排了钱俶和丁少微见了面。

丁少微赠与了几粒丸药给钱俶,说是可以延年益寿。

可是,延年益寿又有什么用?

钱俶这时候只想死,不想活。

正所谓“君王死社稷”。

身为一国之君,眼看国破家亡,却不能拼出一命去死。

自己毕竟是一个怕死鬼。

三年前,那时候的皇帝还是宋太祖赵匡胤,钱俶就在东京开封住了一段时间,有一次酒后,钱俶借着酒劲,假装难舍难分的样子说,从此我就住在这东京不走了。

赵匡胤凌厉的眼神看着钱俶,半晌才说,放心吧,我不会扣住你的,只要你不负我,我不会负你的。

没几天,赵匡胤就督促钱俶归国。

这让钱俶感动不已。

他激动地许愿说,三年之后,我会再来朝贡的。

赵匡胤还赠给他一个镶着金边的箱子。

离开了东京,在车上,钱俶就迫不及待地打开了箱子,那里面满满的全是大臣们的书信和奏折,反复说的都是一件事:扣押钱俶,吞并吴越国。

从此,钱俶死心塌地跟着赵匡胤。

只是想不到,皇帝轮流做,三年之后,再来东京,遇上的却是赵家的老二,赵光义。

这赵光义每天只是殷勤接待,却只字不提让钱俶回家的意思。

中午的时候,心腹大臣崔仁冀来了。

钱俶懊丧地说,咱们这怎么办呢?你说赵光义这是怎么个意思呢?

崔仁冀说,事到如今,已经很明显了,赵光义这是要咱们纳土归降,看来,咱们这吴越国要送给老赵家了。

钱俶说,不会这么快吧,我一直都小心侍奉大宋朝,没有理由要收了我的国家啊?

崔仁冀说,就在刚刚,清源军节度使陈洪进已经将他的漳州泉州全部贡献了,漳、泉二州的14县、十五万户百姓、一万多名士兵的户籍本册已经交给了赵光义。

现在,正在他们正在摆宴庆祝呢。

忽然,皇宫那边传来阵阵礼炮声,那应该是欢庆的礼炮吧。

钱俶心如刀割,自己家的家业,那可是历经了几十年的沧桑,五代人的努力。

三千里地锦绣河山,十万名披甲战士,就这样轻易送给他赵光义?

他思来想去,决定给赵光义写一个奏折,请求罢除封给的吴越国王称号,并解除自己天下兵马大元帅的职衔,停止书诏不名之制,归还兵甲,然后请求回家。

我什么都不要了,只求回家。

赵光义的回复只有两个字:不许。

意思是你继续担任吴越国王,兼职天下兵马大元帅,我大宋朝军队的大元帅就是你。

继续享有你的特权,可以带武器上殿,给我写信不用写自己的名字。

但是,不准回家。

我离不开你啊。

钱俶心凉了,什么都不用说了。

据《宋史》卷四·本纪第四,记载:5月,钱俶献其两浙诸州,凡得州十三、军一、县八十六、户五十五万六百八十、兵一十一万五千三十六。丁亥,封钱俶为淮海国王,其子惟浚徙淮南军节度使,惟治徙镇国军节度使。

这一年的5月,钱家全族带着家产、亲眷来到了东京开封,从此成为大宋朝的百姓,吴越国也被大宋吞并。

这一行队伍里,有一个小孩子,年16岁,名叫钱惟演。

杭州雷峰塔旧照
02
钱俶奉献了自己的国家,赵光义自然大大的有赏,封钱俶为淮海国王,其子钱惟浚任淮南军节度使,钱惟治任镇国军节度使。

而钱惟演虽然才16岁,也封为右屯卫将军。

他越来越深刻地知道,自己的国家覆灭了。

青年时代的钱惟演是一个文学青年,爱好文学创作,颇有才名。

他的才气连宋太宗赵光义都听说了,曾专门出题考他,钱惟演迅速写了一篇文章,让赵光义大加赞赏。

到了宋真宗时期,他的文学才能得到了更大的发挥,当时,北宋政府准备编写一套包含历代君臣事迹的、包罗万象、百科全书式的巨作《册府元龟》,召集了一批文人学者,领头的也是一个曾经的神童-------杨亿。

这班人里面,钱惟演是一个佼佼者。

因为要写书,而且是奉皇帝之命,这帮人又是一帮高官,自然生活优渥,意境闲暇。

他们在皇家藏书阁里整日聚会,编写条目,无聊的时候就写诗。

随着时间的流逝,这些皇家藏书阁里面的诗句慢慢地流传出来,立即成为当时最热门的流行歌曲。

眼看知名度越来越高,杨亿干脆将这些诗歌编辑在一起,印刷出版,取玉山策府之名,命之曰《西昆酬唱集》。

《西昆酬唱集》名字的出处是西周典籍《穆天子传》的一句话:“天子升昆仑之丘,以观黄帝之宫,至于群玉之山,先王之所谓册府。”

皇家藏书阁是帝王藏书之地,就像是西方昆仑群玉之山为藏书之府,所以杨亿简称西昆。

《西昆酬唱集》一出,一时热销全国,流行海外,影响了北宋三十年的文坛,一直到苏轼、欧阳修等人文风的再次突破。

虽然后人对《西昆酬唱集》评价不高,但在当时,这些人确实开创了一个时代。

《西昆酬唱集》主要收集了三个人的诗歌,杨亿、刘筠、钱惟演。

统共247首诗,这三人的就有200多首,三人当时形成了一个新的诗歌风格,西昆体。

诗集里面偶尔出现的,还有钱惟演的好友——丁谓。

嗯,就是那个一代奸相,丁谓。

一次,宰相寇准吃饭的时候,胡子上沾了几粒饭,丁谓赶紧上前去给寇准捋了一捋胡子,结果却被寇准嘲讽道,难道你这高级官员每天就干这样溜须的事情吗?

从此丁谓就为中华文明宝库贡献了一个成语:溜须拍马。

《西昆酬唱集》里面有好多命题诗,比如《始皇》,仔细体会钱惟演的身世,《始皇》里面的意味非常曲折:

始皇
钱惟演
天极周环百二都,六王钟鐻接流苏。
金椎漫筑甘泉道,匕首还随督亢图。
已觉副车惊博浪,更携连弩望蓬壶。
不将寸土封诸子,刘项由来是匹夫。


还有一首《荷花》。
荷花
钱惟演
水阔雨萧萧,风微影自摇。
徐娘羞半面,楚女妒纤腰。
别恨抛深浦,遗香逐画桡。
华灯连雾夕,钿合映霞朝。
泪有鲛人见,魂须宋玉招。
凌波终未渡,疑待鹊为桥。
?
当时,丁谓也写了一首《荷花》,他是这样写的:
荷花
丁谓
相倚秋风立,兰言似有无。
未饶霜女俊,不爱月娥孤。
力弱烟披素,心危露泣珠。
剪裁随楚思,幽怨寄吴歈。
半坼香囊解,微倾醉弁扶。
涉江如可采,百琲答轻躯。


有意思的是,杨亿还收录了两首钱惟演的《泪》
泪二首其一?
钱惟演
家在河阳路入秦,楼头相望祇酸辛。
江南满目新亭宴,旗鼓伤心故国春。
仙掌倚天频滴露,方诸待月自涵津。
荆王未辨连城价,肠断南州抱璧人。


其中,江南满目新亭宴,旗鼓伤心故国春。

不能不让人有所联想,父亲已逝,故国难回。

那种伤感,跃然纸上。

不过也由此看到宋真宗的大度,如果是乾隆,估计钱惟演就掉脑袋了吧。

钱惟演非常爱读书,嗜书如命。

从他父亲开始藏书,到了他这里,更是搜罗天下古籍,以至于家中藏书极富,据说钱家藏书可以与皇家秘阁藏书量相比,尤其收藏有很多古代书画,当时之人将其归入藏书家之列。

后来,丁谓爬的越来越高,最终把寇准赶走,自己做了宰相。

钱惟演慢慢的就和丁谓套上关系,让自己的儿子钱暧娶了丁谓的女儿,两人成了儿女亲家。
钱镠钱俶《批牍合卷》
03
可是,钱惟演还是担心自己亡国之君的后裔身份,唯恐某日被赐毒酒。

当时的权倾朝野的是刘皇后刘娥。

刘娥原来是一个杂耍艺人,丈夫龚美是一个银匠,刘娥走街串巷的时候被一个叫赵恒的皇子看中了,偷偷娶回家做了小妾,后来,赵恒变成了宋真宗,刘娥历经磨难,最终成了皇后,前夫龚美摇身一变成了刘娥的哥哥,改名刘美,官至虎捷都指挥使,领嘉州刺史。

钱惟演便再次攀上高枝,将自己的妹妹嫁给了刘美。

这一段时期,是他生命中最顺利的时期,虽然有很多大臣极力打压他,但是有刘娥当靠山,他总体上是步步高升的阶段。

打压他最狠的就是寇准,寇准说钱惟演:丁谓、钱惟演,佞人也。

钱惟演也将寇准列为逆准,双方势同水火。

还有就是宰相李迪,向真宗告状:“丁谓欺上瞒下,玩弄权术,拉拢包庇林特、钱惟演,打击忠臣寇准。林特的儿子在任上未经审理而致人死亡,却逍遥法外,寇准无罪而遭贬斥,奸臣钱惟演是丁谓的姻亲,曹利用、冯拯结党营私,祸根都在丁谓身上。

到了后来,真宗去世,刘娥当政,钱惟演继续上进,一直坐到枢密使,距离宰相之位仅一步之遥。

这时,他春风得意,著作颇丰写有《逢辰录》、《金坡遗事录》、《典懿集》等文集。

又过了几年,宋仁宗亲政,刘娥逐渐退居幕后。

首先遭殃的是丁谓,被贬广东崖州。

紧接着就是钱惟演。

所幸他的裙带作用又救了他。

他儿子这次又娶了郭皇后的妹妹。

加上他们钱家毕竟是当时的几大世家之一,最终,去了洛阳,当了西京留守。

洛阳是旧都,繁华不亚于东京开封,所以被称为西京。

在洛阳,他终于逃离了政治倾轧,与一帮刚刚参加工作的年轻人交上了朋友。

这些年轻人都是刚刚经过了科举考试选拔的精英,正是朝气蓬勃的时候。

比如其中有个人叫欧阳修,在当年的广文馆试、国学解试中均获第一名,最终的殿试上因为锐气太盛被仁宗皇帝唱十四名,位列二甲进士及第。

另外几个分别是梅尧臣、尹洙、谢绛。

钱惟演和这些人天天在一起饮酒作诗,游山玩水,有时候,政务繁忙,钱惟演就说,你们去玩吧,写好诗歌让我看看。

这些人又都是酷爱读书的人,每日引经据典,乐此不疲。

欧阳修很惊叹钱惟演勤奋读书的劲头,后来回忆说:“钱思公生长富贵,而平生惟好读书,坐则读经史,卧则读小说,上厕则阅小辞。”

一天,洛阳城大雪,欧阳修和谢绛相约去嵩山龙门游玩,走到半山上,那雪越下越大,两个年轻人都有点惊惧,怕时间一长坚持不住,正犹豫的时候,忽然看到远远的山道上,皑皑白雪之中,一队人骑着马踏雪而行。

那队人马走进了,才知道,原来是钱惟演派来的厨子、歌姬,带着食物和美酒来侍奉他俩,让他俩放心游玩。

两个人感激涕零,从此终生难忘。

好日子过了没两年,钱惟演再次遭到弹劾,免去西京留守,被贬随州。

年迈的他,不得不离开洛阳。

临行前欧阳修、梅尧臣、尹洙、谢绛等人为他送行。

酒宴之上,钱惟演心情低落,写下了他一生中最著名的一首词《玉楼春》。

玉楼春
钱惟演
城上风光莺语乱,城下烟波春拍岸。
绿杨芳草几时休,泪眼愁肠先已断。
情怀渐觉成衰晚,鸾镜朱颜惊暗换。
昔年多病厌芳尊,今日芳尊惟恐浅。


据说,当时有一个年迈的歌姬在附近伺候,当听到钱惟演让艺人开始唱这首新作《玉楼春》的时候,那年老的歌姬非常惊恐,说,当年,你父亲吴越王(也就是钱俶)临近去世的日子里,曾做过一首《木兰花》,和这个曲调几乎一样啊。

其实,《玉楼春》就是《木兰花》,两个词牌一模一样。

一年之后,钱惟演去世。

死后,许多大臣认为他是奸臣,且有贪污行为,根据《谥法》“敏而好学称为文,贪而被撤职称为墨”这一条,请赠钱惟演谥号“文墨”。

钱氏家属上诉,仁宗命章得象等人重新议定,后来查清钱惟演没有贪污等劣迹,根据《谥法》“追悔前过曰思”这一条,改谥思,1045年,钱惟演之子钱暧再次上诉,便改谥为“文僖”,僖也不是好词(混吃等死无所建树,但也没有大错的意思,比如鲁僖公)。

钱惟演出身帝王之家,一生命运多舛,令欧阳修、梅尧臣等人永久追念。

欧阳修此后非常喜欢用《玉楼春》来表达朋友之间的离别之苦。

比如他的名篇《玉楼春·尊前拟把归期说》。
玉楼春
欧阳修
尊前拟把归期说,欲语春容先惨咽。
人生自是有情痴,此恨不关风与月。
离歌且莫翻新阕,一曲能教肠寸结。
直须看尽洛城花,始共春风容易别。


钱俶要看到这一幕,在地下不知道会不会怼赵光义!


    关注 历史教师王汉周


微信扫一扫关注公众号

0 个评论

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


山东11选5人工计划